“我的父亲带我走上枪手之路”

2017.03.29

来听枪迷讲述自己的足球故事。

作者:Tasha Everall

我是在我父亲的熏陶下长大的,从小,我就被他和阿森纳的故事耳濡目染着。

球队输球,他把自己关在房子里“闭门思过”;好好的一条牛仔裤,他非要把球队标志性的红白围巾缝在裤腿的接口;他每天都穿着球队的球衣,今天穿的主场,明天就穿客场;就连给夹克别两个徽章,他也自豪得不行,说那是他枪手身份的证明……这样的故事我都已经听烂了。

所以,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似乎就已经跟着我的父亲,走上了一条成为枪手的“不归路”。我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假小子,去学校参加迪斯科舞会,我穿了一条牛仔裤,又搭了一件阿森纳的球衣就去了,尽管我对球队并不感冒。我会和我父亲一起在我叔叔家看阿森纳的每场比赛,但我总是没多久就会睡着,或者没了兴趣。

那时,我支持阿森纳,完全是因为我的父亲支持阿森纳。

但很多事情在父亲离开这个家以后发生了改变。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某种情愫开始在我心中生根发芽。我发现我开始时不时地就去阿森纳的官网瞥一眼,看看球队的积分、看看他们有没有赢球。甚至,我发现我能目不转睛地看完一场球赛了。也许,这就是父亲离开这个家以后,我还能紧抓不放,假装父亲还没有离开的一点影子吧。

而现在,我已经不会错过任何一场阿森纳的比赛了。

记忆有时候也会像印在球衣上的胸前广告一般清晰。我就清楚地记得有一次,我穿着那件胸前印着Dreamcast广告的球衣,等我的父亲来接我。他没有告诉我要带我去哪儿,但我们坐上了开往伦敦的火车。

“我们是要去看阿森纳的比赛吗?”我问道。

“别傻了,我可买不起球票,”他回答道,“但我们来都来了怎么能白来呢……”

于是,我们来到了海布里球场,那是一片红色的海洋,一路上都是像我一样穿着红色球衣的人。父亲最终还是以一个荒唐的价格从黄牛的手里买到了一张Z排的球票。

那是2004年,阿森纳和曼城的比赛还远不如现在火爆。尽管那场比赛是雷耶斯的阿森纳首秀,而希曼——我的英雄,也在那场比赛中重归故土,他环绕球场,向海布里的球迷挥手告别的时候,得到了全场球迷的致敬和掌声。

记得我特别花时间留意了父亲的神情,他享受比赛的样子令我印象深刻,我甚至还因此错过了一个进球。当我迅速回过神来,想要看回放的时候,才发现自己正置身于比赛的现场……没有回放这一点着实让我不太习惯,但我还是爱上了现场的那种氛围。球迷们的助威声就像激动人心的音乐不绝于耳,而父亲兴高采烈的呐喊更是在我心头回荡,久久不能平静。

我看着我的父亲陪伴球队几经寒暑,经历过高潮也经历过低谷,但就算堕入无边黑暗,也总有一双黑色的眼睛,提醒我,可以用它去寻找光明。所谓“一日枪手,终生枪手”,又怎会只因球场上的片刻输赢而稍作变改。

现在我明白了。

如今,已经19岁的我,选择搬去和我的父亲一起生活。尽管他因为把全身心思都放在了我身上,而一度冷落了他所挚爱的足球,但我知道,他始终在关注着。

果不其然,我很欣慰地看到,自从我搬来和他一起生活,他,和他所挚爱的足球,又一次旧情复燃了。现在,他每天早上都会和我看一样的博客,有比赛的日子他从来不会错过,没有比赛的日子,我们就坐在露台上聊上几个小时的天,从我们引以为荣的球队,到他们每一场漂亮的比赛。

“滴水之恩,涌泉相报”,我时常在想,父亲带我走上了枪手之路,而我重新唤醒了他的枪手梦,大概就只是“涌泉之恩,滴水相报”吧。

一日枪手,终生枪手。我无法想象任何一支球队能够像阿森纳一样,在我心中刻下如此烙印。

这是一种难以言喻的感情,是一份不可名状的爱,为此,我必须感谢我的父亲,是他,带我走上了枪手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