帕特·莱斯:我是史上唯一一个联赛胜率100%的阿森纳主教练

2017.02.10

我们邀请到了退役的阿森纳球星帕特·莱斯,来分享那些能够代表他枪手生涯的精彩瞬间,他将与我们分享他最深刻的枪手记忆。

很抱歉,孩子……

年轻的时候,我去参加了伊斯灵顿社区足球队的试训,但是被拒绝了。没有任何借口可言,当时的我的确技不如人。

在那个时候,球探们会造访各个学校的足球教练,让他们推荐最优秀的小球员,并带他们去试训。我当时上的学校是位于卡利多尼安道的吉福德街学校,那里的竞争非常激烈。

同一所学校里面,比我强的孩子有很多:速度比我快,技术比我好,身体比我壮。所以我就只能不停地训练。通常,训练课是放在每周一和周四,不过他们告诉我,只要我愿意,任何时间都可以去加练。

训练时间是下午5点到7点,通常我会在4:15就到训练场,跑几圈热热身,在其他人到训练场之前,我会进行一会儿有球训练——即便只是对着墙踢球来提高技术。我有了很大的进步,身体也更强健了。

我很感谢教练们的坦率。他们会跟我说真话,我知道我必须要听进去。我把那些话当作激励我前进的动力。每时每刻,我都在梦想着,有朝一日能够穿上红白战袍,冲向海布里。

那时候我还在吉莱斯皮路上的一家杂货店打工。俱乐部签下我的时候,他们打印了一张我在店里招呼客人的照片。好在我工作很努力,最终如愿以偿地离开了杂货店。

为自己正名

佐治·马里是个友好、礼貌的人。不论哪个见过他的人都会这么说。在查普曼治下的30年代阵容里,他是一位阿森纳传奇。那时候,你随时可以跟他谈话,他的门总是敞开的。在60年代,他还负责管理俱乐部的一大批年轻球员。

在收到业余合同之前,我已经开始跟一些阿森纳年轻球员一起训练了。那时候,如果一名一线队球员受伤了,那么预备队的某个球员就能上位。当时俱乐部也参加了大都会联赛,正好有一个空缺名额。我通过努力训练拿到了机会。那次真的是为自己正名了。

当时我的队友有个叫福特的,是球队队长,还有一个叫尼尔森的,后者跟我在俱乐部和国家队当了10年室友。其实,当时队内还有比我踢得好的年轻人,但是我实在太渴望那个名额了。

1966年,我们第一次夺得足总杯,当时在决赛中击败了桑德兰。那次夺冠意义太重大了,特别是因为前一年的决赛我们输给了埃弗顿。阿森纳向来以给年轻人机会而闻名。之后的一切都特别顺利。我很快签下职业合同,并且在1967年对阵伯恩利的比赛中完成了首秀。

白鹿巷1971

19681970年间,我打了一些比赛,但是1970/71赛季是我作为一线队球员踢的第一个完整的赛季。在赛季首场比赛中,对手是埃弗顿,我出现在右后卫的位置上,之前的右后卫彼特·斯托里被安排到中场的位置,去盯防阿兰·波尔。在接下来的一个周二对阵西汉姆的比赛中,我被安排在了替补席上,因为斯托里回到了右后卫的位置,同时马里涅罗进入了首发名单。到了第三场比赛,我重新得到首发,斯托利打回中场,然后就这样一直延续了下去。

197133日我们在白鹿巷赢得联赛冠军,那是我职业生涯的一个亮点。

那时候我们通常在南门车站集合,等着教练来带我们去球场。打热刺那天,我们是下午3点集合的,这看起来有些奇怪,因为对热刺的比赛是晚上开球的,而且从车站到白鹿巷只有20分钟的车程。可是,最终我们7点才到球场。我从来没见过如此阵仗。

到处都停满了车。球迷们非常疯狂。我们看到,我们的太太和女朋友们挤不进球场,所以我们把她们也带进了球场。我不知道阿森纳球迷们是怎么弄到这么多球票的,那场比赛给我感觉像是在主场,就像在海布里一样。

我们知道,只要0-0逼平或者战胜对手就能夺冠,如果输球的话,利兹联就会以进球数的优势夺冠。所以,我们都清楚,只要不丢球就够了。作为右后卫,我的第一反应不是进攻,而是确保不丢球。当时全队上下都是那种有着领导精神的球员,大家都知道那是夺冠的好机会。当肯尼迪在比赛快结束的时候打进制胜球时,全场沸腾了。那真是个无法忘怀、难以置信的夜晚。

队长

1976/77赛季,当时的队长阿兰·波尔离开了球队,没人知道谁会是下一任队长。我从没想过要当队长。

当时,大家都在更衣室里准备上场,主教练特里·内尔说:“帕特,你带大家上场。”我当时简直懵了,真的。

在阿森纳,我有幸和许多伟大的球员一起踢过球。我现在仍能回想起,每当有边锋向我进攻的时候,弗兰克·麦克林托克会对我大喊:“把他逼到边线,帕特。” 在后防线上踢球,我就能看到中前场的一切情况。我本身不是一个爱说话的人,但是到了场上,我就变成了一个直言不讳的大嗓门。

球员们希望听到这样的声音。这是我作为球员、作为队长的经验告诉我的。我也学到了,作为场上队长,你就是主教练的延伸。这就是为什么像托尼·亚当斯和约翰·特里这样的球员作为队长可以如此成功。

对我来说,被特里·内尔和唐·豪这两位我共事过最优秀的主教练授予队长袖标,是至高无上的荣誉。

温布利 1979

“下赛季,我希望你依然记得此时此刻我们的感受。”这句话是我在1978年足总杯决赛0-1负于伊普斯维奇的赛后的更衣室里面对队友们说的。

我们很受打击。利亚姆·布拉迪、马尔科姆·麦克唐纳德和我在身体状况并不理想的情况下上场。那是一个糟糕的下午。一年后的足总杯半决赛,我们原本处于压倒性优势:2-0领先曼联,一只脚跨进了决赛。但是,就像人们常说的,一个进球就能改变整个战局。不知不觉,曼联打进了一个进球,接着又是一个。

这个月的早些时候,我看了一场曼城对热刺的比赛:当时曼城2-0领先,差点将比分扩大成4-0。但热刺进球后,一切都变了。最终热刺硬是把一场惨败扭转成了2-2的平局。

时间到了1979年的温布利,我们队中有一些很优秀的球员,利亚姆·布拉迪就是其中之一。当时他的传球找到了位于左边路的格拉汉姆·里克斯,他用他的黄金左脚把球传给了中间的桑德兰,这个人是个天生的射手。他一蹴而就,把比分定格在3-2

我们打败了当时状态正佳的曼联,不过老实说我们那时候也是一支一流的球队。在那样一个下午,作为阿森纳队长捧起奖杯,对我来说意味着一切。

阿尔塞纳是谁?

我是史上唯一一个联赛胜率100%的阿森纳主教练。好吧,我总共才执教了3场比赛,但是我还是要收下这份荣誉。

实际上,我只是在温格到来之前填补了空白。我当时还没听说过他。但是,就凭他为俱乐部所作的一切,他就足以成为最好的阿森纳主帅。他建立了新的青训基地(Hale End),新的球场,而且我们能够多年获得欧冠资格。

时间回到1996年,我听说他要来了。当他从日本过来的时候,我去希思罗机场接过他几次。我很高兴他能任命我作为助教,并且让我和他共事到2011年。

他的到来让我大开眼界。一切都有了变化。我特别欣赏的一点就是,你可以跟他交流任何事情。他对俱乐部来说是一个神奇的人物,与他共事期间我度过了美好的时光。能够和他一起在这家伟大的俱乐部工作,我感到无比荣幸和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