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贝里:球迷们都把头发染成了红色,让我至今难忘

2017.02.13

我们邀请到了退役的阿森纳球星弗雷迪·永贝里,来分享那些能够代表他枪手生涯的精彩瞬间,他将与我们分享他最深刻的枪手记忆。

洗车之后

那时候,阿森纳已经观察我有一年了。同时,我在瑞典队战胜英格兰队的比赛中的出色表现,也加速了这笔交易的成形。

周一约见阿森纳,周二与意甲冠军碰面,周三又是西甲冠军……我得做出一个正确的决定。

所以我在跟阿森纳接触的时候,与温格有过一次私下的碰面。他谈到了足球,而不是钱。老实说,我都记不起当时的工资是多少。一切只是关于足球。(那次谈话)替我做了决定。从签约到对阵曼联上演首秀之间仅仅隔了5天。

说实话,我这个人比较慵懒,那一周我非常紧张,简直是在发抖。我作为替补进入大名单,仅仅20分钟后,球迷们就开始高唱我的名字。我当时的想法是:“天啊,别这样”,因为实在太紧张了。

当时真的是有压力。幸运的是,我上场并且进球了。现在回想起来,当时我的父母和兄弟都没能到现场观赛,但是他们和我一样紧张,紧张到不敢看比赛转播。

所以他们居然驾车出去了——居然还去洗了车!

这是真的。我进球后,有一个邻居就跑出来对着我父母喊:“弗雷迪进球了!”

我们爱你,弗雷迪,因为你有一头红发……

我与阿森纳球迷的关系非常亲密。2002年,足总杯决赛在卡迪夫举行,当时我在大巴上睡着了(我说过我这个人比较慵懒),我记得,当我们到达千年球场的时候,身边的人把我叫醒了。

“弗雷迪,快看这儿”, 他指着窗外对我说。那简直难以置信,阿森纳球迷们,不论老少,统统把头发染成了红色——就像我一样。那生动的画面我至今还记得。那样的回忆、瞬间,我之前从来没有体验过,之后也再没有过了。我甚至还记得,赛后在伊斯灵顿大街上庆祝的时候,有一名警察脱下了头盔——头盔下竟然是跟我一样的莫霍克发型!

我还能说什么呢?那是一种荣耀。

迪克逊的舞步

说回比赛。当时我在中线附近拿球,跟约翰·特里较量了一番后(他好像倒地了),我一记弧线球将球送入球门上角。关于这个进球,让我印象深刻的是李·迪克逊,当时他在球门后面热身,球还没碰到球网的时候,他就开始奔跑庆祝了。

赛后我只喝了一杯啤酒,没多喝,因为在那之后的一周要去老特拉福特挑战曼联。我们拿下了那场比赛,赢得了联赛冠军和足总杯,成为了“双料冠军”。我们一直都很希望为球迷赢下这两座奖杯。那一周真的非常特别。

春天的巴黎

对我来说,踢球就是为了赢得奖杯。回首不败赛季,虽然感觉很棒,但是那并没有给我留下非常深刻的印象。只是多年以后的今天,那段时光才慢慢显得特别。然而,对我来说,2006年欧冠决赛输给巴萨仍然是我职业生涯中最惨痛的记忆。当然并不是我人生中最悲痛的时刻,毕竟我经历过家人和朋友的离世。但就我的足球生涯来说,(输给巴萨)算是跌倒了谷底。

首先我要说,比赛前我百分之百地坚信我们能赢得冠军。我知道我们有实力跟他们打进攻,我知道我们能够打败他们。不幸的是,莱曼被罚下,之后比赛变得异常艰难。不过,我们还是取得了1-0领先,并且我们有很好的机会去赢下比赛。

就像我之前所说,我有信心能够战胜巴萨,而且我们确实差一点就成功了。可惜的是,我们就是进不了第二个球,而巴萨却在最后12分钟连进两球。这对我们的打击很大。阿森纳这支伟大的球队唯一没赢过的重要奖杯就是欧冠——我们差一点就做到了。球队是有实力赢得冠军的,所以最终功亏一篑让我们非常失望。我们少一人作战,即便我们在巴黎踢得很不错,最终比分却是1-2。结果决定了一切。

回到阿森纳

我回到阿森纳担任青年队教练员和形象大使已经有四、五年了。我以此为荣。我觉得,在这里我得到了成长。在这个岗位上,我去了很多地方,见了许多政要和大使。比如,在日本我学会了打招呼时鞠躬需要多深。这些事很小,但很重要。目前一切都很好,我的教练生涯也一样。我热爱这家俱乐部,(教练工作)对我来说是新事物。身边有一些人鼓励我当教练。

我和温格谈过此事。我也同我的国家队教练谈过。他们认为我有能力当教练。但是他们也说,想要做这份工作,我就必须要有强大的意愿,因为这份工作会很艰难。后来我也了解到,他们说得对。他们相信我有这个能力,这很重要,他们也不断敦促我去这么做。我必须要说,我热爱这项工作,真的。对我来说,同阿森纳基金会的合作非常特别。阿森纳所从事的慈善工作关乎很多人。这项事业的宗旨就是帮助别人,不论他们是谁,来自哪里。

我也参加了赛季早些时候的传奇赛,我很享受。阿森纳基金会也参与到了这场活动中。我去过伊斯灵顿和其他一些地方,在那里,人们呼吸着阿森纳的空气。但是他们拥有的并不多,他们很显然并没有什么特权。我亲眼见到了基金会帮助人们去成为社区内的领导、模范,帮助年轻人去尝试做正确的事情,去尝试在自己的生命中实现更多的东西。这样的善举不仅限于英国国内。我去过非洲,也目睹了在那里开展的慈善活动。

我们俱乐部的摄影师斯图亚特·麦克法兰跟我说了他志愿前往约翰内斯堡的棚户区教人们摄影的事情。当时在棚户区内跟他学习的一个人现在已经是约翰内斯堡邮报的首席摄影师。这事儿太棒了。

斯图亚特的事迹展现了真正的人性。在非洲,我们通过足球运动来提高防艾意识。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当你还是球员的时候,你并没有时间去做这些事。对我来说,在退役之后能够参与到慈善事业中真的非常有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