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卫·普莱斯:79年足总杯决赛我不该被换下

2017.03.21

我们邀请到了退役的阿森纳球星大卫·普莱斯,来分享那些能够代表他职业生涯的精彩瞬间,他将与我们分享他最深刻的枪手记忆。

客场对阵利兹联

1972年的利兹联在此前的5年间已经成为了英格兰最好的球队,而埃兰路更是一个令人望而却步的魔鬼主场。所以,当你像我一样,以17岁半的年龄在那样的场合完成职业生涯首秀的时候,你就会知道,那是一种多么特殊的体验。

年轻球员有时候会被带去客场积累经验,去看看客场的比赛是怎样的。每一次去客场,我都会很兴奋,特别是那场对阵利兹联的客场比赛,因为米先生(我从来不对教练直呼其名叫他伯尔蒂,而是叫他米先生)告诉我,我在那场比赛的替补阵容名单中。半场结束,我们0-2落后,当队友们回到更衣室的时候,我正在给他们倒水。

“把你的运动外套脱了,准备上场。”唐·豪伊转向我说道,而我还在继续倒茶。“把你的运动外套脱了!准备上场!”唐豪大声重复道,颇有些疾言厉色。

就这样,我上场了,队友们还把球丢给我让我来开——我记得我摆了个很漂亮的姿势。

我把球传给了边路的阿姆斯特朗,他加速过掉了特雷弗·切利然后传中,肯尼迪接到传中把比分改写为1-2。比赛继续,一切感觉都很好。

尽管最终,我们还是以1-6的比分败走埃兰路。


主场对阵曼联

接下来的赛季,我在对阵曼联的比赛中首发出场,这也是我职业生涯第一次踢满全场。我不是那种会吹嘘自己个人表现的球员,但我觉得那场比赛我踢得很好。

我们以3-0的比分赢得了那场比赛的胜利,而曼联则在那个赛季降级。


我职业生涯的一次大休

米先生决定把我租借去到彼得伯勒。

我在彼得伯勒度过了一段美好的时光,并从主教练——前曼联队长诺埃尔·坎特维尔身上学到了很多。我认识到:很多事情的运转超出了足球的范畴,但也同样公平,作为一名球员,我真地相信这样的认识让我受益匪浅。当然,我也得到了更多一线队的比赛经验,这些比赛经验也同样珍贵。

彼得伯勒曾经想过要买我,但他们没法同意条款——我觉得他们想分期付清转会费,而阿森纳不允许,所以我回到了海布里。

在对阵莱斯特城的预备队比赛中,我弄伤了我的左脚踝关节。当时我正在控球,等我意识到的时候,防守队员的硕大身板已经向我撞了过来——愚蠢的是,我还试图重新站起来,但结果只是伤到了韧带。

我因伤缺阵了一个月又一个月,可能有大半个赛季吧。当我伤愈归来的时候,米先生告诉我,他会与我续约一年,他真的很好。


我在阿森纳的一大转折

可是,米先生离开了俱乐部,而我知道的下一件事情是,我们将前往澳大利亚踢季前赛,以及,我们的新教练是特里·内尔。

特里给了我一个机会——他与我进行了一次愉快的促膝之谈。他告诉我:他会在一些比赛中让我出场的。我是一名中场球员,但令我记忆犹新的是,在一场1-1战平斯托克城的比赛中,我出任前场并打进了一粒头球。

那粒头球是我阿森纳生涯的一大转折,从那以后,我更多地出现在了首发十一人的大名单中。能在一线队中贡献自己的影响力是一件再好不过的事。我的感觉很棒,在球场上的表现越来越好。特里也已经信任我,对于此,我永远心怀感激。


79年在温布利的那场决赛

79年在温布利的那场决赛当然会是我最深刻的枪手记忆之一,那是我作为一名阿森纳球员的巅峰时刻。

我们2-0领先,并且已经看到了胜利的曙光……我无数次地回想,但我仍旧对我在比赛还剩15分钟的时候被换下耿耿于怀。我感觉很好,一点也不觉得疲惫,但史蒂夫·沃尔福德还是替补我登场了。我觉得作为一个整体,我们的球队多少因为这个换人而发生了一丝微妙的改变(绝对没有不尊重史蒂夫的意思)。

正如我所说,我们已经看到了胜利的曙光,但是我真的需要被替换下场吗?果然,场上的形势风云突变,几分钟后,曼联队扳回一城,然后很快地,他们再进一球扳平了比分。一场一开始就由我们主导的比赛,却在最后时刻被对手将比分改写为了2-2。好在利亚姆·布拉迪和格雷厄姆·里克斯通过魔术般的精妙配合在左路下底后横传,阿兰·桑德兰接球劲射破门,才把比分最终定格在了3-2,但这样的惊心动魄本不应该在这场比赛中发生。

如果那场比赛进入了加时,我认为曼联能赢。所以从阿森纳的角度来看,最后的结果让人如释重负。我记得我和威利·杨在赛后绕着球场狂奔,直到回到酒店还在谈论那场比赛,过了很久才渐渐平静了下来。

那一夜起了很大的作用,但第二天,当你发现你真的赢得了足总杯的冠军,依然就像做梦一样。“哇哦!我在昨天的足总杯决赛中登场了!”

那种感觉真是棒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