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森纳在卡迪夫的足总杯决赛记忆

2017.06.01

来听枪迷讲述记忆中的足总杯决赛

作者:Michael Keshani

我接下来要说的那场比赛在我眼中一直意义非凡,究其原因,还得追溯到2001年的5月13日——那是我严格意义上看的第一场比赛。我看过纪念赛、也看过青年队或是预备队的比赛,但我从没看过一线队的比赛,更何况是在足总杯决赛那样的场合。

在一个五岁小孩的眼中,从北伦敦驱车前往卡迪夫(从00/01赛季到05/06赛季,由于温布利大球场的重建,足总杯决赛改在卡迪夫的千禧球场进行)的七个小时一转眼就过去了,哪怕是关于那场比赛,我也只记得五件事了。我记得一个阿姨帮我把气球拴在了双筒望远镜上,所以我才没把它们弄丢;我记得永贝里的进球和亨克兹的手球,记得欧文的梅开二度;我还记得离开球场的时候我热泪盈眶,因为我的父亲向我许诺,说要是来年阿森纳再度挺进足总杯决赛,我们还来看。

而阿森纳做到了,来年,他们再度挺进足总杯决赛。也不知怎么,球票顺理成章地到手,我们又一次踏上了前往卡迪夫的征途,来了趟故地重游。

比起之前提到过的那场比赛,我对于01/02赛季足总杯决赛的记忆还要更加粗略一点,但就好像那是我看的最后一场阿森纳的比赛似的,那场比赛的两粒进球和颁奖典礼的画面至今还时常浮现在我的脑海里。

我回看过那场比赛,所以我还依稀记得那场比赛错失的几次机会,这让我想起了之前一年的足总杯决赛,正是没有把握住机会,阿森纳才会输的。我当时有一种历史会重演的不祥预感。然后,帕洛尔开始了他魔术一般的表演。维尔托德一脚直传,在切尔西半场的中路找到了帕洛尔——“罗姆福德的贝利”。他带球向前,在距离球门25码处,用他惯用的右脚打入了一粒势大力沉的进球。而库迪奇尼只有望球兴叹的份了。正如当时的解说所言,那算得上是阿森纳在足总杯的最佳进球之一了。

尽管那是一脚精彩绝伦的射门,但我们不能高兴得太早,之前一年的足总杯决赛已经给过我们教训了。我们还需要再进一球。在科尔一次颇具威胁的长途奔袭后,接到传球的亨利一度离进球不远。切尔西并没有形成什么威胁,但即使是在那个最好的时代,一球领先也并不保险。(后来,四球领先对阿森纳来说也并不完全保险了……)

当第二粒进球来临的时候,那一年的等待也值了。永贝里,用他职业生涯标志性的方式,从对手的左路带球长驱直入。他从特里和梅尔奇奥特之间的空当突破了过去,摆脱了特里,就好像特里没在那似的。

在距离球门20码处,依旧是带着轻微的左旋,球从库迪奇尼的右边旋进了球门,而库迪尼奇甚至都没碰到球,就像帕洛尔的那粒进球一样。永贝里——这名瑞典国脚的进球帮助球队在足总杯决赛中获胜,四天后球队又在老特拉福德锁定了该赛季的英超冠军,而阿森纳也在四年内第二次达成了双冠王的伟业,毫无疑问地成为了当时英格兰最好的球队。

2001年,我们在颁奖典礼前黯然离场。2002年,我们笑到最后,目睹了球队的队长亚当斯和维埃拉一起举起了冠军奖杯,毕竟,在亚当斯长期因伤缺阵的那个赛季,队长袖标就一直戴在维埃拉的手上。

最终,我们再次举起了足总杯的冠军奖杯,上个赛季折戟决赛的伤痛也就此愈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