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强专栏:失落

2016-09-26

我又想起了那件往事,想起身边那位仁兄一边洗手一边无奈地摇头。

总是这样。

我又想起了那件往事,想起身边那位仁兄一边洗手一边无奈地摇头。

这不是什么值得夸耀的场景。地点倒是很值得夸耀:酋长球场的钻石俱乐部包厢洗手间里。这个包厢,大概也就相当于球场主席台了。之所以叫做“钻石俱乐部”(Diamond Club),因为酋长球场兴建的时候,阿森纳的大股东还是钻石商人丹尼·菲兹曼。

菲兹曼在2011年辞世。酋长球场的兴建,以及对温格的支持,是他在这个俱乐部留下的绝好名声。

那是2008年10月末,我在伦敦出差,赶上一场北伦敦德比。因为当时代表体坛传媒,一直在和阿森纳商量中文官网事宜,这次比赛得到的待遇规格很高。

秋夜的北伦敦,晚来风急,钻石俱乐部外围的座席,是很舒适的皮椅,还提供毛毯盖住膝盖。

比赛相当刺激。当时热刺应该成绩很差,老雷刚刚上任,开场不久,阿森纳旧将本特利超远距离破门,然后半场结束前,西尔维斯特扳平。

我在酒廊里喝了杯两杯热茶,当时俱乐部市场总监阿德里安·福特,陪着我指指点点在酒廊里出没的各位大佬。那天来看球的有卡佩罗,有史蒂夫·布鲁斯。下半场将要开场,我去了趟洗手间。

然后就听到球场一阵山呼海啸。

酋长球场声浪从来不高,但北伦敦德比非同寻常。身边这位老哥,摇着头对我说道:“It's always like this...”

总是这样。关键的进球,令人热血贲张的瞬间出现了,而我在干嘛?

我说我在洗手。可能我其实是在拉裤链……

Football, bloody hell.

自那以后,2比8对曼联的比赛,我在湖南经视解说,一个球没错过;1比5对利物浦,我在北京台解说,从对面魏翊东老师的镜片里能看到自己苍白的面容,从他压抑着的嗓音里,我能听得出他不想让我太受刺激的好意……;0比6对切尔西,我在北京台解说,对面的好像还是魏翊东……这些比赛,阿森纳怎么进球的,我几乎没什么印象,丢的球,多少都有印象。

这是不是有自虐的隐性情结?我也不可能找个心理医生去看看,难以启齿。

所以就像俗语说的,江湖越老,胆子越小,看世界越灰暗,心情越苍凉。

这一轮和切尔西的德比,周六晚场。此前我在乐视说了一场不疼不痒的米堡负热刺,飞车回家,正赶上德比开始。看看阵容,开场还是顺理成章,果然是桑切斯先发,用他的小个和勤奋,去攻击卡希尔和路易兹这两个不靠谱,应该还行。

十多分钟时间,嗓子有点干,走去厨房烧水、沏茶。转头回来,已经是2比0。

这让我心情更糟糕。

不光是错过两个进球——都3年没见过对切尔西进球了,更是因为我居然慢条斯理地烧水沏茶,也没调大音量,更没有像以前那样,手里拿个pad或手机,随时无缝紧跟比赛。我没有那么在乎了?德比都不是那么让我激动了?此前一天在宁波出差,忙到深更半夜,我也没有仔细查找各种前瞻资料,只是看了看自己要说的米堡热刺。

我并没觉得自己老了。或者说,我真没资格说自己就是个看淡风云的老球迷。为什么我能如此不在乎地对待这场德比?

倘若我是一个切尔西球迷,从厨房回到电视机前,看到德比两球落后,心情会是如何?咒骂?愤怒?把杯子砸了?还是孤高而愤世嫉俗地说一句:“我tm就知道会这样?”

对阿森纳的许多比赛,例如2比8,例如1比5,例如0比6,我心里肯定不止一次说过“我tm早就知道会这样”。

然而我并不知道这样。这样的吐槽,只是给自己找点心理安慰,让心情略微平衡。

可在疏淡和茫然中,烧水沏茶,错过了的这两个进球,孰不可忍。哪怕是丢了两个球,亦不可忍。

荣耀抑或失落,共同经历最为重要。不论你支持的,是阿森纳,是切尔西,抑或其他。

总是这样。意味着我肯定有毛病。必须根治。

 

往期回顾:

颜强专栏:绝无仅有的本特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