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号房间:温格与那些视频背后的故事

2018-05-18

如果你走进阿森纳训练中心的媒体大楼,顺着楼梯径直走向新闻发布厅,你将很有可能会错过那间传说中的“第10号房间”。

第10号房间坐落于顶层走廊右手边的第一间,也就是普通房间大小,大概100平方英尺(9.3平方米)。里面放着一个橱柜,还有一扇配置了百叶窗的窗户。

一旦你在这个房间里架设了拍摄需要用的灯光、摄像机、椅子和背景墙,能够供你闪转腾挪的空间将变得非常有限。夏天时这里会变得异常闷热,但由于附近的狗一直在叫,为了保证拍摄收音的质量,我们也无法打开窗户。

可以说,第10号房间里所有的东西都显得非常单调、乏味。而温格的出现,让这个小房间成为了最特别的一个——因为他每周都会在这个房间内接受俱乐部媒体团队的专访。

在第10号房间里拍摄的内容你一般都能在俱乐部的官网看到——比如那些我们经常会发在社交媒体中的赛前访问等。教授一般会在进行正式的新闻发布会前先过来第10号房间一趟,提前接受俱乐部媒体的访问。

教授那天早上的时间安排一般是这样的:

他会在早上8点到达科尔尼训练基地,他习惯于在9点30分开始在训练基地内漫步,所以我们第10号房间的访问最有可能发生在8点30分左右。如果教授于指定时间经过我们的房间,发现我们的设施还没准备好,他就不会再等下去。

有时我们还要处理一些“紧急状况”。最近的一次是第10号房间里飞进了一只苍蝇,而教授马上就要来了。要知道,这只苍蝇可能毁了整个采访的视频拍摄,因为它的“嗡嗡”声会影响声音的录制,甚至还有可能在视频拍摄时飞到教授的脸上!经过了紧急的“战斗”后,我们终于成功地在不影响拍摄的情况下把苍蝇赶了出去,并赶紧关上了房门。这段短暂的恐慌也由此告一段落。

就在关上门的那一刻,我们就听到了来自于戴夫和莱诺的提示:“他来了!”介绍一下戴夫和莱诺,他们是日常工作基本在媒体大楼里进行的很友善的同事,经常会帮我们充当观察教授是否到来的“哨兵”。

在得到他们的通知后,我们就会听到那独特的脚步声和特有的带法语口音的英语。通常在走过来之前他都会和我们的媒体传播总监马克·贡内拉简单聊几句。

随后,他就会来到我们的第10号房间,并对大家报以“早上好”的问候。他的到来让这个狭小的空间显得异常有存在感。

教授是一个日程非常满的人,来到这里只是他匆忙的上午的第一站。接下来,他会参与到一天的训练课中去。虽然他的行程每次都很赶,但他对这份和媒体打交道的事也乐此不疲。

从不间断的访问

其实第10号房间并不是教授阿森纳生涯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的唯一选择。事实上,整座媒体大楼是2002年才落成的,是的,就是球队刚刚拿下温格任下的第二次双冠王那一年。

在第10号房间出现之前,我们对教授的采访和拍摄都是在他办公室旁边的楼梯间进行。那个地方楼上的小房间就是球队一般进行新闻发布会的地方。现在回忆起来,在那样的地方进行新闻发布会简直太不舒适了:那么小的房间,那么多的记者和拍摄机器……

再往前看,就到了设备数码化之前。那个时候,教授更乐于在训练场的餐厅里,坐在沙发上,对着录音设备讲述他想要告诉大家的事。

我们对于教授访问的形式是一直随着媒体形式的发展而发展的。这其中一直没改变的,只有教授那一直乐于与我们分享的意愿。

这也是我们一直能够与大家分享教授的一些言论的原因。

自他来到球队,我们每周都能获得大概10分钟的对他进行单独访问的机会。

时至今日,他来到球队已经有1,128个星期了,我们也在第10号房间门口和他对话了188个小时。

他在这些采访中留下的思想内容如果换算成数字,大概就是:每10分钟他将留下1,200个字。在过去的22年里,他为我们留下了1,350万字。

“听着……”

采访了教授这么多年,在其中他也有几次出现了完全失声的状态。但他仍然没有取消我们既有的采访计划。

无论是在欧洲赛场遭遇令人心碎的失利的第二天早晨,抑或是球员的负面新闻出现在头版的第二天,还是全世界都在热议俱乐部的转会话题,和……他的未来去向,他都没有缺席过哪怕一次的常规访问。

当然,我们是不会问他那些尖锐的问题的,因为我们是隶属于俱乐部的媒体。可能这也是他乐意出现在我们面前的原因之一吧。

所以,有时候我们会被同行善意地嘲笑:“你们问教授的究竟是些什么问题?”当球队遭遇低谷时,外界的记者会问:“阿尔塞纳,你现在的生活并不是一切顺利,对吗?”而我们不会这么做。

这并不是说我们在刻意回避重大问题。我们当然不会忽视眼前发生的大事件,但我们更多地会以积极的方式去面对这个现实。

我们不会让教授在访问中感到窘迫、为难。这些感觉让他在对外的新闻发布会上感受就够了。我们更多会侧重于去发现一些话题,能够让教授把他最好的一面展现在镜头前。

所有呆在温格身边或者看过他说话的人,都会知道这究竟是一位多么博学的人。

我们抛出一个主题——无论这个主题是一名前球员、当下的热点话题,甚至球员心理、足球的演变、规则的变化等等,教授都会在他的回答中让你感受到来自于他的热情和渊博。

当然,也会有一些明显的温格式信号,告诉我们他现在对于这个问题不太高兴。

只要他的回答是以“听着……”开始,他的深层含义就是“我不想就这个话题继续讨论下去”。如果他直接用答案打断了你的提问,那么就是他已经猜到了你的问题和你想要表达的观点。

大度的性格

在采访教授的过程中,我们是否有发现有关他个人的一些不为人知的性格和习惯?

有时候,在一段采访结束之前,我们总会要求教授在镜头前说一些准备好的词或者做一些其他的动作。

比如,为生病的球迷送上鼓劲的话;为他的前东家名古屋鲸八队点头致意,为他们建队25周年纪念送上祝福;在我们的前球场管理员伯吉斯获奖后表达对他的祝贺;为印度的枪迷们送上排灯节的祝福;祝贺埃及国家队闯入世界杯;为永贝里送上生日祝福;甚至还有用中文为中国枪迷送上新春祝福等。

对于这些“额外”的要求,教授从来没有说过一个“不”字,并且都能充满自信地一次拍摄完成——除了说中文的那一次。

教授的大度体现在很多地方,比如从不对别人吝啬自己的时间,或从不对别人吝啬自己的微笑等。他的大度从不因为自己情绪低落而打折扣,他只是习惯于对所有人都这样。

之前大家可能在我们官网看到过我们的官方摄影师回忆教授的文章。和斯图尔特、普莱斯在那篇文章里说的一样,因为教授的慷慨和接受,我们的专业技巧得以在工作中的得到进一步的提高。

教授与阿森纳足球俱乐部的名字相联系的时间已经越来越短了,所以他和我们媒体团队相处的时间也逐渐走向尾声。在过去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我们写下“温格”这个名字的次数比我们自己想像的多得多,而这也将成为我们很难改变的一个习惯。

这就是第10号房间——一个已经被一名杰出的人的朴实言语填满的普通房间。

当然,这个房间总会迎来它的新主角。如果这位新的人选在房间里的表现能有教授的一半好,我们媒体团队会非常高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