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卫·奥莱利:离开阿森纳的时候我悲喜交加

2017.08.31

我们邀请到了退役的阿森纳球星、俱乐部出场纪录保持者大卫·奥莱利,来分享那些能够代表他职业生涯的精彩瞬间,他将与我们分享他最深刻的枪手记忆。

79年的温布利

那对我来说真的是个特别的时刻。在都柏林的时候,作为一名年轻后卫,我每年都会看足总杯的决赛,我做梦都想在这样的比赛中出场,并且赢下比赛。78年的足总杯决赛,我们是更被看好的那一支球队,却0-1输给了伊普斯维奇,那对我们来说真是糟糕的一天。

79年对阵曼联,我们上半场就取得了2-0的领先优势,不管怎么看,我们都将轻而易举地拿下比赛。但下半场我们被扳了回来。我们本应该再进一球,也许就能杀死比赛了。但我们没有。我们只是坐以待毙,在场上无动于衷,并差一点就付出了惨痛的代价。曼联连进两球,将比赛拉回了同一起跑线。而2-2的比分让我们颇为震动。

我当时感觉得打加时赛了。但我们还是重整旗鼓,再进一球拿下了比赛。里克斯一脚长传助攻桑德兰破门,把比分改写为了3-2。当球打入网窝的时候,我没有感觉到兴高采烈。只是如释重负罢了。

不久,裁判吹响了全场比赛结束的哨声。那之后发生的一切简直难以置信。一步一步登上领奖台,再捧着奖杯下来,那种载誉而归的感觉太特别了。球迷们也都很棒,看见他们在庆祝,尤其是去年在同一座球场他们和我们一起经历了失败。这种鲜明的对比,让我对他们的快乐感同身受。

89年的安菲尔德

我有过离开阿森纳的机会,但说真的我从没想过要离开。我始终都想留在阿森纳,和我所爱的俱乐部一起去赢得奖杯。每当到了要谈合同的时候,我就会带上一支笔去见弗莱尔,做好了直接签字的准备。

我一直希望球队能拥有一套可以夺冠的阵容。事实上,那几天我还和帕特·莱斯聊我在阿森纳的成长经历,听他说1971年的我们是怎样在白鹿巷联赛登顶的。我也想亲身经历一次夺冠,而1989年在安菲尔德就是一次特别好的机会。那时候我们已经阔别联赛冠军18年了,但我们知道我们可以做到。

那场比赛我们踢的是三中卫,尽管当时有些人也许会想这想那,但其实三中卫的阵型并不等于消极防守。我们有两名攻击能力很强的边后卫,三中卫的阵型解放了他们,让他们得以深入对方的半场。要踢三中卫,你就得有适合踢三中卫阵型的球员,而我们刚好有。

我记得格拉汉姆在比赛还有20分钟左右的时候换下了博尔德,我还是很想问问他为什么做出那次换人调整。当然,我们赢下了比赛,而那次换人调整也起到了关键作用。我永远也不会忘记托马斯的绝杀,不会忘记那之后发生的一切。那是一个特别的夜晚,在一个特别的场合。我实现了和阿森纳一起赢得奖杯的梦想。

打破阿姆斯特朗的纪录

想到我在阿森纳踢了那么多场比赛还真是不可思议。722场不是一个小数字了,作为俱乐部出场纪录的保持者对我来说是莫大的荣耀。而事实上,有人指出如果把所有的友谊赛和其他赛事都算上,我的出场纪录可能将近900场。

在1989年11月对阵诺维奇的主场比赛中,我打破了阿姆斯特朗保持的621场的俱乐部出场纪录。那场比赛以阿森纳4-3击败对手而告终,我也在那场比赛中收获了进球。想来也巧,毕竟我的整个职业生涯好像一共才打进了13球。平均下来一赛季一个都不到。但我在那场比赛中收获了进球,我想诺维奇的门将古恩到现在还对那个进球印象深刻吧!

无论是对我自己,还是我的家庭来说,那都是特别的一天,不仅仅是因为我打破了阿姆斯特朗的纪录……

再见 阿森纳

1973年就来到了阿森纳,不管你信不信,我一直都说我想为阿森纳效力20年,我很健康,我觉得即使到了35岁甚至还要大的年纪我也能踢。所以,在从都柏林来到阿森纳的20年后,我在1993年的足总杯决赛中出场了。20年之约得以兑现。

凭借林尼安的进球,我们赢得了后来的重赛,在第一次举起足总杯的十四年后,我再一次拾级而上,得到了又一块属于胜利者的奖牌。这块奖牌为我在阿森纳的职业生涯画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我感到悲喜交加。喜的是我们赢得了足总杯的冠军,悲的是我知道,当我离开球场,回到更衣室,我就将与这身红白球衣告别了。

所以对我来说,赛后的环场多少有些令人伤感。当夜,我们在圣奥尔本斯开了个派对,作为留到最后也是最清醒的人,我决定把足总杯带回家以保护它的安全。有趣的是第二天早上,当我的孩子飞也似地冲进我的卧室,就只看到了和足总杯一起躺在床边的我。

我立马给弗莱尔打了个电话,告诉他足总杯很安全,然后赶紧把它送回了海布里。说真的,在家中和足总杯共度一夜的经历,我至今还记忆犹新,而在我一个人把足总杯送去海布里的路上,我回想起了自己在阿森纳的点点滴滴。又一次,悲喜交加的感觉涌上了我的心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