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强专栏:卬首伸眉,一晌贪欢

2018.12.05

你会在很长很长很长的时间里,忘不了这一夜的经历。最值得我们记住的,却是这种和这场比赛、和这支球队“共同渡过”的经历。

欢愉如潮水涌来,这样的夜晚可以不眠不休、可以不饮不食。但又更需要开怀畅饮、纵声欢笑,不论你是否善饮善咏。

我们热爱足球,不就因为如此。足球不能改变我们的生存状态,不能改变我们平庸凡俗、嘈杂拥迫的生活。明日醒来,你或许依旧辗转于蜗居之中,或许仍然要在逼仄地铁通道里,呼吸着污浊的空气,或许你依旧行囊空空。

然而明日醒来,你会觉得生活有了很大不同。因为你的心情变了,因为你经历了一个让你血脉贲张、让你惴惴不安、让你如丧考妣、让你直上云霄又下沉碧落、最终又让你卬首伸眉、昂扬直上的夜晚。

你会在很长很长很长的时间里,忘不了这一夜的经历。你可能会忘记比赛的许多内容,一些当时重要的信息,你的记忆可能会混淆。但你会记住你的心情起落,你会记住当时你是在和谁一起看球,和谁在手机上狂聊,抑或当时你遗憾没有和谁在一起看球。

这会是你生命中的高光一夜。

这一夜,阿森纳在北伦敦德比中,摧毁了托特纳姆热刺,以置之死地而后生的过程,以绝大的勇气和魄力,以慷慨激昂的决心。以埃梅里的方式。

我的经历,肯定比不上你,因为我又进入到了德比“缺失模式”,总会错过一些重要时刻:投屏看比赛上半场,错过了第一个进球,却看到了热刺的两个进球;驱车赶去演播室准备说默西郡德比,虽然一路飞车,抵达城北演播室时,错过了奥巴梅扬的第二个进球。我在演播室巨大的幕墙荧屏前,看到了之后的两个进球。可我们必须进入到对下一场比赛的直播,所以我没法看完这场德比的结束,没听到现场Ole,Ole的欢呼声。

直播已经开始,在做默西郡德比前瞻,我仍然开着手机画面,时不时瞟一两眼北伦敦的状况。李毅大帝坐在我身边,探头探脑一起看着阿联酋航空足球场的收场。安菲尔德已经响起了《你永远不会独行》的歌声,每次转播利物浦的比赛,我都会在此刻噤声,聆听这首伟大的队歌,但这一天没有,哪怕无法看完整北伦敦的状况,至少我觉得我没有脱离那场比赛……

这是多么意外的一种欢愉。赛前我预测阿森纳主胜,可那完全只是职业判断,因为比赛从机构指数到基本面,都倾向于热刺。赛前的预热,这也是非常低调的一场德比。正是因为指数和基本面的过于吻合,让我选择了主胜。

真正比赛进行时,我不敢期待主胜。一周前热刺摧枯拉朽、开场就击溃切尔西,我不认为阿森纳比切尔西更具抗击打能力。

阿森纳也确实没那种抗击打能力。但是阿森纳有着更强的主动击打能力,更准确地说,是埃梅里,释放出了那头搏命向前、嗜血求胜的阿森纳怪兽。

一头已经消失十年的怪兽。

上半场英超倒数第二、下半场英超正数第二。可阿森纳并不是场场比赛,开场都自己晕菜的拙劣。至少这场德比,阿森纳开场积极、主动进取,很快点球领先就是如此。不过阿森纳的防守,就算改成三中卫,严谨和严密是缺乏的。我更觉得用三中卫,埃梅里依旧是要抢先手、强化的是中场,以主动紧逼压制,来控制对方。

第一个失球,有媒体说帕帕防守失误,不过他是在为助攻上前的贝莱林填坑。第二个失球,成全了凯恩在北伦敦德比的第8球,这个点球的争议,因为阿森纳的胜利被掩盖。左右翻看,霍尔丁的动作,给了裁判吹罚点球的理由——我不知道孙兴慜是否有假摔前科,只能说霍尔丁这个我欣赏的年轻中卫,总要在德比中交学费。

当然,主裁判是麦克·迪恩……

埃梅里在半场进入到了自己的玄学时间。这场比赛他的临场指挥,让阿森纳真正进入了“埃梅里时代”,昨日种种,未必会在这里完全画上句号,但德比如是酣畅淋漓的下半场大胜,打出了阿森纳多年来面对强队少有的果决勇悍。面对媒体依旧密不透风的埃梅里,会因为这样一场杰出的胜利,树立起自己的威望,从更衣室到看台——我的哥们吕健中,在现场观看了这场比赛,他对阿联酋航空足球场的氛围赞不绝口,“几乎全都是站着唱着在看球”。透过荧屏,我都能感到那种山呼海啸。

埃梅里在这场比赛站立了起来。打进第四球的托雷拉站立了起来,两球入账的奥巴梅扬、半场替换上场的拉姆塞、拉卡泽特……值得我们记住的瞬间和名字,非常多。最值得我们记住的,却是这种和这场比赛、和这支球队“共同渡过”的经历。

我多么希望这种感觉,能长久蔓延。我又多么害怕,这种感觉,会旋即消失——糟糕的英超赛程,居然在这一周安排双赛,居然在北伦敦德比之后,安排阿森纳客场对阵曼联……欢愉醒来,稍微镇定,我又开始了忧心忡忡。

不论谁是曼联主教练,不论曼联状态如何,这都是和曼联的客场。

一晌贪欢,这一晌的欢愉,值得铭记。未来,又在忐忑中启程。